-

p5是 TS2的密令code546梗,对不起我真的很喜欢国王和指挥官
p6是 我自己的拟狗私设,woody会是德牧吧(但那篇东西我就是磨不出来我好废)

-

连接海洋与陆地的海的女儿&拯救海洋与岛屿的酋长之女

-我从一条海平线航行到另一条海平线,经历了无数冒险,阅览了许多奇观,再没有哪一抹红发如朝阳淬烧海面,再没有哪一种歌声能响应我内心的呼唤

勇敢的心&睡美人

-那一天传说中骑白马的俊逸王子没有出现,但确有一位远方来客扰了仙女们维护的安宁。来客骑黑色的矮马,四蹄鲜白如雪,肩上挎着弓与箭,墨蓝的斗篷遮不住茂盛的红发。
  " Excuse me,missy,"她在金发的少女面前勒马," Do you know how to get out of this place?"
 ...

-

半小时燃烧


我还不会画皇图但只要你愿意日阿爸我们就是朋友

[DF/拓辉TK]哨向paro-One Direction (7)

快了快了

============

(6)

============


  矿石本以为要在秋叶市场找人纯属大海捞针。在这种三不管地带,之前规整的街道现在应该全被高高低低的招牌、篷帐等等塞满,人头攒动到谁也看不清谁,噪声还冲天——这样才对。但甫一到地方,他就知道自己错的离谱。战争的影响在秋叶市场上尤为明显,曾经它可能是北方的名媛,光华万丈高朋满座;但如今的秋叶落魄甚于八十老妪,市场最中央的高大锅炉都快被冰冷的冻住,风雪在黝黑的街道中肆意穿行,空荡的恍若老妇干瘪的乳房,或者舞女腿上丝袜的破洞。


  哪有什么乱世佳人,多的都是美...

-

DF男主三人的军pa妄想: 神原拓也先生和他的战场并蒂莲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尼桑会是三人中军衔最高的那一个(

之前曾经在反动势力中做战力天花板,传说弃暗投明的原因之一是 反派在他面前爆打胞弟导致弟控之魂爆发 感天动地兄弟情


我真的不会画帅比 自闭了


前三张简单设定,后两张是私心的兄弟

尼桑的人设真的太友好画的最顺手orzzz'


[DF/拓辉TK]哨向paro-One Direction (6)

=======

(5)

=======


  又修整了几个小时,不知不觉已经是黄昏了。本来光线就不足的厂房内愈加昏暗,冰冷的机械都被环境渲染上了一丝温暖。冰见友树说服自己好好地赖了会儿床才裹着被子爬起来。遮着厂房入口的防水布外叮叮当当的,应该是分子又在捣鼓什么东西;因为顺着较近的嘀嘀叭叭的电子音,能找到正在游戏机跟前奋斗的神原拓也。


  游戏是很古早的单机弹幕类游戏,画质都是低劣的像素格,这种画质总给人一种很简单的感觉,但看了一会儿他就看出这游戏的设置太变态了。弹幕游戏往往会有弹幕死角可寻,可眼前这何止没有死角,简直是在满屏...

[DF/拓辉TK]哨向paro-One Direction (5)

最近真是再爆肝(。


==========

(4)

==========


  男孩从很长很长的梦里醒过来。


  那真的似乎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早上的时候他在二楼的卧室的窗外有清脆鸟鸣,妈妈上楼来拍他起床,身上带着早饭温暖的香气。


  到底多久了呢?就算掰着手指头算他似乎也数不清楚了。噩梦的开始究竟是一年前还是就在昨天?被同一个地方长大的同龄人嬉笑着推上驶离家乡的列车,在沉闷的车厢里靠着硬邦邦的木箱摇晃,时梦时醒,时醒时梦。昏昏沉沉又口干舌燥,稀里糊涂地被登记...

-

白狼天狗/辉二

炎龙/拓也  [拖稿中] 


一直想搞的妖魔鬼怪(不是)paro,还有鸦天狗尼桑没搞出来估计是没戏了

厚着脸皮打拓辉tag是因为产出遥遥无期(。


作业没做,肩颈画断


但二哥的美貌总能让我如获新生!(停



以及!阿竿  @钊  我看见你给我的小红心了快过来让我mua爆!!!(冷静

[DF/拓辉TK]哨向paro-One Direction (4)

==========

(3)

==========


  柴山纯平拖着步子走在尘土弥漫的道路上。


  从那个长头发哨兵手里死里逃生后,他和神原拓也就着这还未平复下去的腺上激素灰头土脸的大吵了一架。开头是喘着气的“怎样纯平,还不错吧?”,结尾是大吼大叫的“这样的话干脆就分开算了!”和“啊啊正合我意!”


  做事全凭一头热血,不假思索就冲到最前面去,哪里热闹往哪儿跑——说到底神原拓也就是这样的人,不然在最开始也就不会从塔那里出逃。真是的,在塔里安安心心的做个中看不中用的向导又有什么不好?明明现在这种...

[DF/拓辉TK]哨向paro-One Direction (3)

这次主要是两位男主…………各自的线

出来了一位小可爱大家猜猜嘿嘿嘿


=====

(2)

=====


  他是在轻微的颠簸中醒过来的。只消看了一眼,他就认出了这熟悉的车厢——塔的回收车。包裹身体的降噪袋大大缓解了感官不适,他忍着气流刮伤呼吸管的痛楚汲取氧气,用近乎迟钝的眼神描摹着同一车厢内“同事”的嘴唇开合。他分化之后的很长时间内几乎没有听力,因此他学会了唇语。

  很明显任务失败了。因为他的轻敌,被目标之一的向导闯入了禁区导致了晕厥,让目标逃之夭夭。上面并不高兴,等待他的将是简易的治疗和半月的禁闭。...


1 2 3 4 5 6 7 8

© Amer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