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aincelot】Rude

*2015.07.03  添了一些东西,自己捉了些小虫。虽然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自娱自乐产物,能被一些小伙伴喜欢我还是觉得高兴fly

  谢谢你们容忍我的胡言乱语和不成熟的谴词用句(笑


  虽然好像是废话我还是说一下:角色都来自于BBC的Merlin(《梅林传奇》)我觉得这部剧的选角其实总体上(……)特别棒


标题:Rude

配对:Gwaine X Lancelot

分级:全家都能看(X

BGM:Magic!- Rude

  其实就是我在看了王男之后突然想去重撸一遍梅林,然后就想起了这个大概是我萌的最冷了一对……那么理所当然的(什)借用到了一些王男的设定,但只是给这个没头没尾的脑洞里的他们一个现代的职业而已,跟除特工身份之外的一切设定没有一点关系——非常胡来啊(笑

  骑士们的名字不知道有没有打错……欢迎捉虫(如果有人看的话w)

  连日常系都算不上的平平淡淡的小段子,如果不嫌弃无聊的话,以下就是正文:

 

 

  这是街角花店的小姑娘不知道第几次在星期六早上看到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从第一趟双层红盒子上翩翩走下,然后在注意到自己目光之后没有丝毫停顿地回自己一个迷人的笑容了。

  有时候她会想,梦中情人大概就是那个样子了吧——不知道把胡子去了会不会更帅一点诶嘿嘿。……咳。总之小姑娘对这个总是会在经过这里的时候停下来聊几句,时不时还会惠顾生意的年轻男人很有好感。先开始是因为外貌可亲,后来是因为距离感几乎为零的愉快谈话,最后是因为这个。

  “先生每个星期六早上都要来这里呢,是和什么人约好了吗?”

  “叫我Gwaine就好。”告诉的名字也很奇怪——并不是说Sir Gwaine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但一般人会让别人这么称呼自己吗“倒算不上约定,只是我心上人在这里……”似乎是因为自己眼中的少女光线,男人说到这里就耸了耸肩,“所以……你知道的喽。”

  点头如捣蒜。

  “诶说起来我今天没钱买花了你看……”

  “……”

 

Gwaine小鹿般轻快地跳过门前的台阶,摁响了门铃。在非常老式的长叮咚声中随意地理了理身上的西装,然后对前来开门的黑发男人露出了招牌微笑:

“Moring,”他说,”Can I have breakfast with yourfriend today?”

男人几乎是在他开口的瞬间就叹了口气,无奈的笑道:“Sorry my friend,NO.”

 

  男人这次带来了上次赊的花钱——坦诚地讲,他真的像那个传说中的骑士。

  “怎么样了先……Gwaine?”

  “……他可真是个硬骨头,女士(lady)。”他看起来有些为难地笑笑,但他看起来还是很开心——坦诚地讲,他也像个陷入初恋的少年。

  “加油啊!”对爱情充满憧憬的小姑娘不由得做了努力的手势,脸上的神情满是认真,“Gwaine先生又帅气又绅士,他绝对会喜欢上你的!”

  对方愣了一下,随机笑开了:“当然啦,美丽女孩(girl)的话总是会成真。”

  小姑娘抱着花目送他远去,突然意识到什么。

  我们刚刚说的是“他”……吗?

 

Lancelot,黑发黑眼肤色也偏黑的Lancelot,被称为骑士精神的化身的Lancelot——被前来做客的Morgana用一副看好戏的眼神盯着的Lancelot。

“门铃要响了Lancelot.”“说着的时候她还优雅地端起了Lancelot家里简单但不粗糙的瓷茶杯。

享受着这个难得的阳光温柔的悠闲早晨,靠坐在椅子里的Lancelot浏览过一页页报纸,“还没响呢my lady.”翻过一页,“照理说,我在看完这份报纸后,还可以把我的早餐吃完,然后去帮我的邻居遛下狗……”

仿佛是在嘲笑Lancelot的天真似得,一阵有节奏的敲门声温柔但不容拒绝地阻断了Lancelot的假日计划。

在打开门的瞬间Lancelot就感受到了一阵无力,“你是来跟我共进早餐的吗Gwaine……?”

卷发男人做了个NONONO的肢体语言,“我是代替Arthur来通告你你的假期提前结束了的。”

一提到Arthur,Lancelot的行动立马就利索了起来。他转身往回走“你进来等我一下”稍稍弯腰拿起餐桌上还未动的早餐,在走进厨房的短短路程中解决了自己的生理需要,之后是一阵冲刷的水声。

Gwaine进来,顺手把门带上。接着他注意到了客厅里沙发上的Morgana“My lady.”他微微欠身,之后就走向了厨房。这是Lancelot从厨房里出来,把擦手的毛巾随手搭在了它该待的位置上,“5分钟。”他对Gwaine说,然后转身上了楼。

 

“其实任务名单里并没有Lancelot,对吗Gwaine?”过了一会儿,状似不经意的慵懒女声传入Gwaine耳中。他微笑着看向那位猫一般的绿眸女子,“如果你是在问的话,my lady.”

“Yes.”

 

  “为什么他这么绝情?”Gwaine把上半身甩到椅子靠背上,在实木会议桌的桌上桌下伸展他的长脚长腿,“他难道不知道我也只是个人类吗?”

Arthur面不改色地提笔在面前的文件上胡乱画了几下,在桌子下给了侵占领地的对方的小腿会心一击,“你每个星期六定点去骚扰,是我连门都不给你开。”也许是嫌这句话不够有力,也许是为了在文件的苦海中得到一点点放松,Arthur又拉上了自从Gwaine开始“今天Lancey”就没抬过头努力淡化自己存在感的Merlin,“别说Lancelot,就连Merlin也不会答应你的。”

措不及防的Merlin脸上的表情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惊恐。他瞅了瞅右边*,那里射来了两道寻求真相的目光(并没有“敢说不我们就会有二人对话了我亲爱的Merlin”的成分。Arthur语);他又瞄了瞄对面,坐错了位置的Gwaine正不遗余力(恬不知耻。还是Arthur)地使用PUPPY EYES。生性羞涩的男孩缩了缩肩膀,结结巴巴地开口了,“呃,Gwaine,你知道的……”他似乎用了很大的努力才把后半句吐出来:“你看起来并不像是终身伴侣的优秀人选。”

  Arthur挑眉,用“看吧”的小得意表情转向Gwaine,不想对方瘪瘪嘴不可置否地说:“那我起码是个优秀的情人吧?”

  “……”

  “……”

  ……理解不了啊这个人在想什么啊这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吗说的那么理直气壮——但完全找不到理由来反驳他……

  “也许下一次我可以换种问法。”他愉快地接着说,“‘’我可以和你的朋友打一炮吗‘……这样。”

  “……别!!”比起张大了嘴的Arthur,Merlin的反应快得多。

  回过味来的Arthur翻了个白眼,“如果你敢这么干的话,下次Lancelot的任务就是在开门的同时给你一膝盖。“他想了想又补充,“在他动手前我就忍不住先为民除害了也不是不可能。”

  “哦别闹了Arthur,你不会伤害我们之中的任何一个的。”

  “等你什么时候自己把位子坐对了再说吧。现在从Galahad的位置上挪开。”

 

  “我不明白。”透过木板的空隙直视着前方那块空地的Gwaine压低了声音,用几乎是抱怨的口气说道,“为什么这种倒霉的差事会落在我身上。难道只是因为我把Arthur的蜂蜜酒喝了一点?”

  “事实上,”跟他以极别扭的姿势挤在一起的Lancelot艰难地回应,“你把Arthur一整个冰箱的酒都喝完了——别说你是为他好Gwaine,我们都知道你是因为什么才去Arthur家的。”

  “这是公报私仇。”

  Lancelot又用了些时间来理顺呼吸,“这又不是Arthur安排的,是Merlin——上次Merlin帮你垫的酒钱你还了没有?”

  “……你的好记性怎么就不能用在其他地方。”Gwaine碎碎念,顺便比了一个早就还了的手势。

  “用在记你的生日上吗Gwaine?”

  “忌日也行。”Gwaine全不在意的耸耸肩。

  Lancelot还想说什么,但木板另一侧的声响打断了他。盯着外边搬运物品的诸多男人,Gwaine舔了舔下唇,喃喃自语的方式仿佛是从喉咙深处压出气来:“总算是来了……”

 

  “我不明白。”Lancelot略显迟疑的拿起箱子中的一把放中世纪风格的剑,细细地摩挲着开了刃的银边,然后把它放回箱子里——金属摩擦出噌的一声。

  “有什么不明白的。”Gwaine伸出手指弹了弹剑尖的部分,金属发出纤细的轰鸣声。“大概是Arthur想玩中世纪骑士游戏了吧。”

  “……”找不出什么话来吐槽他的Lancelot只好埋头清点起箱子里的东西来。

 

  突然,“Lancelot在清点东西了。”Merlin对Arthur说。

  “Lancelot?”金发碧眼的大男孩儿*皱起了眉头,“Gwaine呢?”

  “Uh……”Merlin想了一会儿措辞,“他——在谈笑……?”

  哦老天他又皱眉头了。Merlin放弃似的低声快速补充,“只有谈的人在笑。”

  “Merlin,这件事里有Lancelot的事吗?”

  哦天哪哦天哪哦天哪哦天哪哦天哪——“Arthur你的烤鸡该拿出来了难道你不觉得它要糊了吗?”

 

  泛着银光的利剑贴着Gwaine的耳侧。

  一切似乎就发生在转瞬之间。Lancelot弯腰抽出一把剑,没有任何语言提醒地直朝Gwaine刺来——温热到有些烫人的血喷洒到Gwaine的身上,他的脸上也不幸沾了些血点。

  Lancelot将手推离了剑把,一道银色的扇形从Gwaine头侧划过,随后身后穿了了重物落地的声音。

  一声“Thank you”后Gwaine啧啧两声“但你害的我今晚要洗头了Lancey.”

  “……你已经三天没洗头了。”犹疑了一会儿,Lancelot公平公正地指出。

“那是因为你总是在某些关键时刻来催我。”

  “我只是在确认你的生命迹象*,Gwaine.”Lancelot耐心地解释道。

  “闭嘴吧Lancelot,“Gwaine微眯着眼挥了挥手掌,结束了这个话题,”我们都要回家了。“

 

    自从Gwen因为哥哥Elyan的长期任务而被暂时寄住在自己家以来,每到星期六的早上Lancelot都会开始为同一件事烦心,然而今天却没有。

黒肤女孩从厨房里出来,看了端端正正地坐在餐桌前还拿着报纸,但明显已经神游天外了的Lancelot一眼,在心里吹了声口哨。

  “你的早餐,Lance.”她把一碟培根煎蛋*放到Lancelot面前的桌上,熟练地摆上刀叉。而对方向是从梦中惊醒一般,在一串断断续续仿佛是在解释和道歉的意味不明的短语之后他调整好表情,“谢了,Gwen.”

  “不用。”Gwen回以微笑,坐到另一个位子上开始自己的早餐。但很快她发现了同桌人的心不在焉——那可怜的培根快被剁成肉酱了。“在想Gwaine?”她才不想兜圈子。

  “呃?什……?”Lancelot终于停下了虐待早餐的行为,几乎是慌乱的否定了,“不,我没有,只是……”

Gwen看着他。

“……好吧,我只是有点担心他。”Lancelot在女孩锐利起来的眼神中垂下头,无力地解释道:“你知道的,他没有来……可能出了什么事。”

看啊,主。Gwen在心中翻了个白眼,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Gwen起身,进了厨房,不一会儿又出来,把一个用牛皮纸袋包好的东西递给Lancelot。“带在路上吃,“她解释,”你去店里看看,Arthur肯定知道他在哪儿。“

 

Gwaine从迷迷糊糊中醒过来,伤口的钝痛和酸痛的肩部让他不由得呻吟一声。这时他听见另一个人的声音:“醒了?“

他快速地把头转过去——刚才我的脖子是不是响了几声——然后看到了Lancelot……正在削苹果。

Lancelot的手细而长,分明的骨节、指腹上的茧和一些已愈合的浅色伤害却昭示着这并不是一双作为安全的手。他刚刚说那两个发音的时候并没有停下他的动作,他垂头看着苹果在手指和刀锋间转动,被削成一片一片的果皮*直直地坠到打开的两腿间的垃圾桶里。

这样一双拿惯了枪支刀剑的手,在削苹果时却显得如此小心谨慎。——但技术还是不怎么样。Gwaine不由得笑出声来。

“你这样会把果肉也给削完的。”声音沙哑的连自己都吓一跳。

Lancelot恰好结束他的工作,用搭在一条大腿上的白毛巾擦净刀片,“的确。所以这不是给你的。”他探手从床头柜上捞过一杯白开,抿了一口试了试温度,然后递到Gwaine嘴边,“这才是给你的。”

Gwaine挑眉打量了一下这杯水,然后开了口。但是Lancelot抢先一步,“No,Gwaine.我是绝对不会喂你的。”

他皱了一下脸,“狠心。”然后把手从被子底下伸出来自己喝水。

过了一会儿——差不多是Lancelot的苹果都吃了一半的时候——他突然想起来自己出任务被冷炮擦过的那天是星期五。“今天是?“

“星期六。“Lancelot咽下果肉才回答,”And NO.“

“嘿我都还没说。“

 “你的问题都开始重复了,Gwaine.“又是一口,后边的话语声音变小了,尾音也有些模糊”真不知道你为什么那么执着……“

“Then? How about you?”

“……What?“

Gwaine一抹刘海,又露出“I’msexy and I know it“的微笑,”Can I have you for the rest ofmy life?”

Lancelot停下来,盯着他。而棕色卷发的男人笑得一如既往,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于是他把果核扔进垃圾桶,用毛巾擦干净手,站起来,把毛巾搭在椅背上,捞过搭在床尾的休闲外套搭在臂上。

“你可以下周六再来问我,Gwaine.”他笑着说完,转身离开,“好好休息。”

 

Gwaine小鹿般轻快地跳过门前的台阶,摁响了门铃。在非常老式的长叮咚声中随意地理了理身上的西装,然后对前来开门的黑发男人露出了招牌微笑:

“Moring,”他说,”I’m coming for ask you aquestion.”

 

 

 

 

*准确来说我不知道Merlin坐哪儿……就当是Arthur左手边第一个好了

*我不知道英国人早饭吃什么,该不会是死扛吧……总之请不要在意这些细节(笑

*我想了好久,但我还是觉得比起男人,小布更像一个大男孩儿

*这里是在隐喻高爷洗澡时间长。虽然我并不觉得高爷是个很墨迹的人……就当做我的一个无伤大雅的小玩笑吧w

*见S01E05.看兰兰削苹果真的好担心下一刀就能看见果核XD


评论(3)
热度(16)

© Amer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