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脱裤子我提醒过你了



原作:木府风云

配对:木隆X木青(ONLY)


20字微小说……的题目。

你觉得他那么随意是因为这就是一滩鸡血……也许还有狗血

一切都感谢剧组和 @闻人拾木 大大w你们是我的鸡血(我知道这种说法很恶心大家将就一下我才尽了[bm吐血]


总之。十分感谢你的包容心:)


Adventure(冒险) 

“你疯了?!”在木府围墙上头不上不下的二少爷突然听到脚底下传来熟悉的斥责,吓得一惊,差点手一滑摔下墙头。下边立刻又传来了有些没压住的声音:“哎你——小心着点!”过了一会儿又是熟悉的口吻,“你明知道阿爹不允许你参与军队的事,你还……”

木隆实在不想听下去,堪堪转头对着下边压低了声音喊,“行了,不就是去军队里看一看,大哥你别再说了。”借助不远处模模糊糊的灯光,他看见对方果然是一副无可奈何欲言又止的样子:轻轻摇着头,好像要说什么,但最后也只是化作了一声叹息。

“……巡逻的守卫快要过来了,”木府的嫡长子最后说,“你快点下来。”



Angst(焦虑) 

“木青少爷不好了!土司大人叫大家到祠堂前去,要对木隆少爷动家法啊!!”

(其实整部剧就是在讲这个的吧官方真是深藏不露



Crackfic(片段) 

木府二爷对着夫人从庙里求来的许愿风铃嗤之以鼻,女人气鼓鼓地反驳了一句“难道你就没有什么愿望想让神明帮忙实现吗?!”

他又从鼻子里哼出一口气,低头继续擦他的刀。

愿望肯定是有的。他凝视着钢刀的银光,脑海里却浮现出某个书生气的人在水榭里吟诗作画的样子。他手一转,紧紧握住刀柄,干净利落地收刀入鞘。

——不过是无需依靠神明罢了。



Crime(背德) 

当木青只着单衣、低头写字的时候脖子以下的一小块背部肌肤会从领口半遮半掩地露出来,随着他运笔的动作时隐时现,光线昏暗时会有阴影浮动。

至于为什么木隆会知道——这才是主题。



Crossover(混合同人) 

(……我们能待会儿再说吗)



Death(死亡) 

(这个的发言权属于无恶不作的官方)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那晚木增其实没有在废墟中找到他阿爹的尸首。



Fantasy(幻想) 

木青有时候真的很希望木隆会做一些事。比如说接受自己送过去的药,比如说狭路相逢时能多一些平平和和的寒暄,比如不那么着急的扩展军中势力,比如少跟西和往来,再比如……

多信任自己一点。



Fetish(恋物癖) 

在把那匕首“还”回去之前,他早已熟悉了它上边的每一条纹路。



First Time(第一次) 

第一次参加火把节的时候木青没有跳成舞。

而鉴于木隆少爷即使跳着舞也能用眼神吓走所有想牵木青少爷手的姑娘的能力,当时还是个护卫的图巴觉得木府派这么多人来完全就是浪费饷粮。

(总觉得这才是老夫人不让他们俩来的真正原因)



Fluff(轻松) 

在一个阳光明媚春风和煦的下午,木青听到他二弟亲口说要学作诗之后差点把兔毫拿掉了。

而仅仅在一会儿之后,木隆就只想把书直接扣在他大哥的脸上——那笑容真傻,搞得好像阳光都灿烂了一些。



Future Fic(未来) 

轻而薄的烟雾袅袅地向上,弥散在木氏祠堂的空气中,像白色的带子,将两块摆在一起的牌位紧紧系在一起。

(我不知道这一题的风格怎么了但TA就成了这样)



Horror(惊栗) 

“你怎么穿成这样!?!“

微笑。“跟你一样,去打仗。“

木隆沉下脸来一甩披风就走,留在原地的木青像往常一样搞不清楚他在闹什么脾气。



Humor(幽默) 

在见到那把曾经风光的宝剑现在在自己二弟手里的凄惨模样之前木青一直以为这件事情是有转机的。

——我在骗谁呢。木青摇着头想,拎起剑就往阿爹房里走。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官方已经将同人赶尽杀绝[吐血])



Kinky(变态/怪癖) 

木隆一直觉得木青喜欢待的那个水榭简直就是天然的靶子,不惜用一支又一支的箭矢去告诉他他大哥。

……所以这并不是哪天不朝那里射一箭就浑身难受。对于府里人对他每天在水榭对面的走廊上张弓搭箭的行径的议论纷纷,木府二爷这么想到。



Parody(仿效) 

……不这可学不来。



Poetry(诗歌/韵文) 

沧海月明珠有泪。

葡萄美酒夜光杯。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it just come out)



Romance(浪漫) 

给染了风寒的木青端茶送水、试食喂药,对声称自己是被逼着去的木府二爷来说已经不可思议了。



Sci-Fi(科幻) 

“大哥!!!!“还是个小豆丁的木府二少爷气喘吁吁地跑到嫡长子的身边,”大哥!我刚刚在后山上看到什么闪着光的东西飞过去了!“

“……“嫡长子扫了一眼手里的书,脸不红心不跳的回答,”你那是见到了三多神的箭矢呢。“


Smut(情色) 

木青听到他二弟特有的疾如大雨的拍门声时他已经准备睡下了,但他还是披上刚刚褪下的外衣给木隆开了门。“怎么了?“

木青的衣服汉化得非常严重。看见拿交领之间的一小块光影浮动的区域,木隆差一点就忘了自己是来干嘛的了。

——穿着这样的衣服,他大哥到底是怎么把汉人的礼义廉耻说的振振有词的?



Spiritual(心灵) 

(想了想,给官方)

(不我不懒)



Suspense(悬念) 

……听说木府要拍2是真的吗吗吗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听好了,木隆,我不会恨你。“跪在他面前的男人就要泪流满面。



Tragedy(悲剧) 

(官方要包场了)



Western(西部风格) 

(我觉得丽江已经是西南边陲了大家不如就看看电视剧吧(被打



Gary Stu(大众情人(男性) 

……木府?



Mary Sue(大众情人(女性) 

……后宅之主?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他冲进了熊熊燃烧的迎仙阁。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 

“行!“二爷被砸在桌子上的酒坛子吓得差点跳起来,作使俑者一身酒气站都站不稳,指着他的鼻子低吼道,”来喝!“


(……这完全是另一种了吧)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 原创女性角色) 

说真的,删了它吧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 原创男性角色) 

(我听说剧组原先管木隆叫木盛…?…说真的还是定稿好啊为剧组欢呼)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决情欲) 

(…………………………………………我做不到。)

(把这一道放置play吧反正TA就长这样谁能怪我呢)


PWP(Plot, What Plot? 无剧情。在此狭义为”上/床”) 

聚焦到一个平平常常的木府夜晚。室外是零星的灯火、规律移动的木府护卫和不那么规律的侍女;室内是挑灯夜读的木府嫡长子。

这时有人推门而入,木青一惊,抬头看见了自己的二弟。他站起来走进木隆,同时问他来干什么。不过这个问句只问了一半,因为对方那有些虚浮的脚步和扑面而来的酒气已经解释了一切。他只好像往常一样叹口气,绕过那个不知道来这儿干什么的醉鬼,在没人注意到这里之前把门关上。在这之前,他绝没有想到:刚准备转过身就被身后的人压在门上……他是在啃自己的嘴巴吗?

作为木府嫡长子、未来的土司,木青自以为已经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了,但他还是被这一刻震惊到了。大脑一片空白,僵直了身体不知道该怎么做。

当进攻方结束了某一片肌肤接触,某句话随着灼热的呼吸喷洒在皮肤上时,他才终于找回了呼吸。

“……木隆…?“

他的问句带着抑制不住的颤音,而被提问者只回了一句“闭嘴“就剥夺了他继续提问的权力。


(没有提前说这里你们不用脱裤子才是我的错)



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在吕良伟对着菜单组织好语言,终于开口想跟服务员小姐道歉并点菜的时候,他发现对话对象已经不见了。

“我帮你点好了。“对面的于荣光收起手机——它刚刚绝对发出了快门的咔擦声——”你现在是继续钻研菜单还是看看剧本?“

(相信我,我其实想把这个也交给官方)







Thanks a lot

其实国产真的可以很走心:)

评论(2)
热度(8)

© Amer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