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y Story]为奴十二载梗(暂记)

带入ABO设定。社会情况参照为奴十二载。

还有一个私设是南方歧视和分化严重,但北方已经明显缓和,人人平等的民权运动轰轰烈烈。


α是社会的顶层,一旦带着α的血液出生了,不管出身如何,都可能一跃成为社会顶端人物,手下要奴隶有奴隶要土地有土地男人女人都高声尖叫你就是今晚的SuperStar!!!!(。

β是对半分的样子。一半是普通的平民,一半是奴隶——主要是看出身。前者比后者要多。

至于Ω,是社会的底层。经过将近百年的社会分级演化,几乎全部都成了上流社会的玩物。除开某些幸运儿,大多作为性奴在市场上公开买卖。

觉醒大概发生在20岁左右。


为了迎合顶层(幸运儿也多是出身良好),同时诞生了抑制剂、掩盖气味的药品和催情剂、专门针对Ω的“东西”……嗯这一块就自己污吧这不就是群众的智慧吗(gun

另外。

如果不是奴隶的话,应该会有一张公民证书之类的东西。

而且,虽然当第二性别觉醒之后是哪一个其实已经很清楚了,但还是有很多人为了保险花钱去当地的验证机构领一纸证书。——蒽如你所想,这个事花钱可以搞定的[doge]



那么接下来是脑洞梗概。


Buzz是α,也有盖了章的证书。本来揣着点小钱和和美美地生活着就等着娶媳妇了,结果被骗到了奴隶市场上、转手到了Mr.potato的农场上;原来的证书也被销毁,这样一来不管别人愿不愿意都不听他解释,结果变成了一个体格比较健壮的β.(…参考为奴十二载的所罗门)天性使然,不是个好奴隶的料,很多时候比使唤他的人还有才,所以差点被Mr.potato一气之下杀了。是正好路过的隔壁家大管事拦下了Mr.potato,看了一会儿就用几张钞票把他领回自家农场了。——没错就是Woody.


Woody是农场的大主管之类的角色,挂名的农场主是常年在外跑来跑去家里的事跟本不怎么管的Jessie.因为是农场大主管,家里还有个绝对α的姐姐(我就是萌姐弟设定你咬我啊),所以被理所应当的当做了α,但实际上是个Ω.在Buzz进来的时候,只有Jessie、同是Ω的Bo Peep、忠实的Slinky和他自己知道。(还有一些人也隐约猜到了,要不然就是起疑,但几乎都被糊弄过去了)——当然也用钱搞定了验证机构[doge]


Bo Peep本来是某个大家的女儿,在觉醒了第二性别后被家族抛弃。素有旧交的Woody和Jessie听说后,明面上是把她买了回来,实际上就是给她搬了个家。现在算是整个农场的女二号。虽说Jessie是天不怕地不怕还有点粗神经、不觉得把家里的事情交给Bo算什么,但这在当时到底是端不上台面的事。好在在原本家庭里十几年养成的气质和才能使她丝毫不输那些α女性,再加上Pride家的两位无比护短,也就成功地堵住了很多人的嘴。


Jessie,虽然长了一张可以和以美貌著称的Ω们媲美的脸,但在她能上马后就再没有人质疑她的第二性别……[doge]因为嫌麻烦做了甩手掌柜,会因为这个对Woody和Bo有些愧疚。但即使是这样,身为Pride的长女和声名远扬的女性α,Pride农场的农场主这个头衔还是挂在她的头上。挺喜欢Buzz,还会请他喝酒;但很讨厌村长(…)Lotso.


Mr&Mrs.potato,都是β.老夫老妻,农场不大,家里只有几个奴隶。Mr.potato嘴上不留情面,但为人很好。经常和Hamm拌嘴,似乎对谁都怨气冲天。Mrs.potato和丈夫是绝对的统一战线。家里有三个养子,因为几乎一模一样没几个人分的明白;还很小,尚未觉醒第二性别。


Hamm,β,本来也是农场主,后来自己放弃了土地、拿去给Pride和Potato分了;在镇上当了个教师,还比较受尊敬。时不时来Woody和Mr.potato这边做做客。


Rex身形高大,β,在Mr.potato那里做工,是介乎于奴隶和雇工之间的尴尬身份。

Slinky,β,是Pride家里名副其实的管家。虽然比Pride姐弟年长将近一代,但是是Woody忠实的朋友,对Woody有着近乎绝对的信任。


Ken是个…不那么α的α…但大家都对他见怪不怪了,只是会“Ew”一下。农场不大,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依附着Lotso的势力。本来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根本沾不上)但在遇到Barbie后改变了,开始了每时每刻都在秀恩爱的神烦模式。——感觉大家都是因为Barbie在忍着不去打死他呢[doge]


Barbie是从北方过来的独立的Ω女性,在当时的南方可谓是超级难得,简直可以放进笼子里展览。也知道南方乱的不行所以用了外喷的药剂掩去了自己的信息素,不细闻会以为是个长得很漂亮的β.在这种情况下在集市上和出来晃的Ken相遇了,一见钟情————————————我不想说了。


Lotso是α,算是当地的一个行政长官。大多数时候和蔼可亲,其实无时无刻在实行高压政治。虽然面上对Pride偏爱有加,但内心里不时盘算着怎么把在这块地儿大概算是长老的Pride端掉。本来Woody第二性别刚觉醒的那段时间可以挫伤Pride,但无论是当众验血还是信息调查都没有结果(Bo的机智+Slinky的能力+Jessie的强势),于是就没有达到目的。心里一直相信Woody是Ω而不是α,最后怂恿Buzz拿Woody的血样去检验——在BW的感情方面算是无意识的助攻(?)了一把。


……大概先就酱?其他的也不是主要人物自己意会一下吧(喂




===

  Potato的农场和Pride的农场是邻居,两家房子就隔得不远。遇到农忙互相借几个劳力啊奴隶啊是常有的事,有时候干脆就省去去市场的步骤互相买卖了。不过大多数情况是Pride从Potato那儿买过来,Mr.potato总是会讽刺她们说是在做慈善,但还是会给他们降一个价。

  Pride的农场面积不大不小,祖传的“小富足矣”的理念功不可没。但到了Woody手上有扩大的趋势。家中努力也是不多不少,遇到农忙了就去别家借几个,除非有原来的奴隶去世了或者再没法下地了,才会去市场上或者别人家里买几个回来。

  在当时的社会情况下,Pride家对手下人(包括奴隶)的优待,是在当地有名的。有些(还蛮多)农场的奴隶们视那里为天堂,就盼着每年农忙时被借过去几天。但奇怪的是虽然Pride的奴隶休息时间比较长伙食还比较好,却丝毫没有要被开支拖垮、破产的迹象。对此,其他人恨的牙痒痒,恨不得哪天晚上去把他们家砸了,但又没这个胆子——大管事的生气起来不准对着你的哪里就是一枪,更别说那个几次用爱马的后脚把别人踏趴下的农场主了。




===

BW的初遇是在一个燥热的下午。


  那天Mr.potato叫Buzz去疏通水道,Buzz说你不能这么疏通,然后balabala就是一堆;他又有点蠢,无意间射了Mr.potato好几道暗箭,旁边的人都快急死了,他还继续balabala;直到了Mr.potato气的喷火要把他吊死的时候,他还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恰好Woody从集市上回来,打马路过,忙好说歹说叫Mr.potato先把人放下来。听完事情经过一翻白眼:多大点事至于吗——你看你这个奴隶结结实实的这么吊死了多可惜……

  Mr.potato正在气头上,不管我今儿就是要杀了他!

  Pride家的大管事往后仰了仰头上下打量了一下,脸上露出了奸商笑容:你把他给我得了——600?

  600?!Mr.potato瞪大眼睛,我还没气糊涂呢你去称猪肉都不只这个价钱——1000!

  你刚刚还要吊死他现在成宝贝了?Woody冷笑一声、掏出笔来写白条,一副就这么讲好了的样子:800。Fair and final.

  ……Fine!Mr.potato一甩手,给你了给你了——看到时候你不被他烦死。

  Woody笑得特别灿烂——也很贱(@TS1)——把打好的白条往Mr.potato气歪了的领结下面一拍,“Done.”然后也不看Buzz、转而对Rex说回头麻烦你送他来了,然后看起来心情颇好的走了。

  Buzz本来心里不舒服,结果Rex高兴地跟他说你中大奖啦!Woody那里对下边人可是出了名的好;你这么厉害,没准能和帮着Slinky先生、做个副管家呢!

  Buzz挑起眉毛“All-right.”他慢慢地说,“但我看不出什么不同。”




===

Woody虽然对下边人很好,自己本身也是个本应该打入社会底层的Ω,但到底和所谓的平等相处是不同的。而Jessie受北方的影响颇深,和手下人打成一片,还能一起干活;但还没有到“没有达到指标的时候,愿意一起受罚”的地步。后来南北战争打响,在解放奴隶与否的问题是和Woody大吵了一架后毅然出走参军(为了能在北方真的打过来了的时候为Pride争得一线生机);后跟随军队打回南方,迟了一步,亲眼目睹了故土的毁灭。


 “为什么不行?难道人生来就被上帝分好了档次吗!”

 “别说傻话了Jessie!这是烙进了我们的血液里的——是社会顶层的α还是社会底层的……难道不是从脱离母体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的吗!”

  Jessie的嘴唇颤抖了几下,最后还是说了,“……你不也是…是个Ω吗Woody………?”

  Woody背对着她,只是沉默着。

  她看着Woody的背影,眼眶里已满是泪光,“一个人,并不是一生下来就被决定了级别的——就算、就算是α,不也是在二十岁之后的事情吗?”她走上前,扳过Woody的肩膀直视他的眼睛,“那不过是偶然事件罢了。”她一字一句的说,“人绝对不是,生来就被注定了要成为什么的。”



马后炮:仔细一想似乎倒过来更合适……




===

Buzz被拐过来当做奴隶卖的时候就已经被人注射了能够改变信息素气味的药剂;虽然后来随着时间流逝药效渐退,但当奴隶使身上气味又浓重又繁杂,也没几个人能闻出来他是个α了。——比如说一开始Woody就没有。

  Rex带Buzz到了Pride家里,当时Woody在农田边上忙着,接待他们的是Bo.Bo见到Buzz的第一眼就发现了他是个α(归功于女性Ω的直觉和敏锐吧?),但并没有立刻说出来。接着Rex因为Mr.potato那边还有事就赶着回去了,走之前Bo给了他几大块糕点。等到Rex走远了Bo才转向Buzz,“你就是Woody昨天在Potato Head那里买下的奴隶?”

  Buzz点点头,“是的,女士。”

  Bo微笑,“那他这回可是捡了个大便宜,”稍稍压低了声音,“800就领回了一个如此健壮的α."

  Buzz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看向Bo,但Bo完全不给他张口提问的机会,转过背留下一句“Woody在地里监工,你直接去找他吧。”就回屋了。


我想其实很多人都猜到Buzz是个α,但是都不说——大概是不可说罢。




===

Jessie的正式出场大概会比较晚。


  某天Woody站在房门前的台阶上,跟站在门前空地的奴隶们讲明指分布任务的时候,从远到近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和一个昂扬的女声,“WOODYYY——!!”然后在大家反应过来之前红发女性勒住马、利落的翻身下马、化为一道红色的掠影飞扑向Pride家二子,把对方带了一个趔趄,“WOODY!”然后猛地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大口,“想我了没?”

  Woody勉强站稳了,脸上露出无奈的笑容,“别闹了Jessie."

  Jessie嘟嘟嘴巴,“你害羞个什么劲真是……”但是马上就喜逐颜开,“想不想知道我这次带了什么?”

  Woody被她牢牢抱在怀里,只好向后仰来拉开彼此的距离,“…给Bullseye的胡萝卜?”

  “……”

  “好了认真的,我在安排工作呢。”

  “…奴隶主。”Jessie愤愤地把他松开——Woody又是一个趔趄——然后转向空地上的奴隶们,“蓝尼!”她唤到,“我不在的时候Woody没欺负你吧?”

  小个子的奴隶正要开口,在一边的Woody痞笑着抢答,“当然没有了。”

  Jessie瞪了Woody一眼,转而扫视了一眼下边的奴隶们,然后发现了一个生面孔。她眨眨眼睛,大大方方地走到那人跟前,”Well,howdy there.“没有半分犹疑地伸出手来握住那人的,用力摇了几下,“你叫什么名字?”

  对方受到了惊吓,一时竟没有答上来。

  “Buzzo.”Woody在后边替答。

  “Buzz.”Buzz及时纠正了他,得到了大管事的一个瞪视。

   然后农场主回头、用眼神把大管事给逼到一边去了。[doge]正好看见Slinky从门里出来,Jessie连忙招呼他,说一会儿后边的车队到了帮她把货点一点。Woody调侃:“你又把车队甩到后边去了?”

  Jessie吐舌,“我想你了嘛。”

  Woody呵呵:“我看你想的人在楼上等你呐。”

  “你呀你……”Jessie跑上台阶、对着弟弟的脸颊又是一口,“辛苦你啦。”

  Woody无可奈何的微笑,“去吧。”

  “嘿。”然后登登登地跑上楼。

  Woody摇摇头,转过头收拾好表情,清了清嗓子,“我们到哪儿了?”




===

在Buzz来了一段时间后:


  在吃晚饭的时候Jessie说起Buzz,简直赞不绝口:“酒量也很不错啊——你能相信他是个β吗?”这话本是调笑,但Woody反倒是听进去了。经过一段时间,Woody确实看得出来Buzz和一般的奴隶的不同:不仅仅只是力气或者其他什么浅显的地方上的不同,就好像他往那儿一站就是另一种不同的画风。琢磨着琢磨着,最后是被Bo一声“Woody”叫回了神。

  “你怎么了?“

  “呃?…哦没什么不用担心——今天是不是加太多盐了Slink?”


  这种生硬的转移话题当然瞒不住天资聪颖的Bo Peep小姐[doge]连接上下文她推断出Woody是对Buzz的性别起疑了,但她没有戳破。第二天Buzz上工,路过房子门口的时候被Bo叫住了。Bo隐晦的告诉Buzz他的真实性别被Woody怀疑了,Buzz说那不是正好,等Woody发现了我就可以做回自由人了。Bo一听急了:“事情没你想得那么简单,难道你以为……”话还没说完,她余光瞥见Woody朝这里走过来,连忙不同声色地收拾好仪态、转了口风,“……难道你以为去一趟集市用不到大半天?”

  “怎么了?”

  Bo做出刚发现Woody的样子,说:“Buzz认为去一趟集市用不了很久,我正在和他理论呢。”

  Woody笑,“是不用那么久。——如果你骑马。”

  Bo笑着摇摇头,“我看我还是拜托Jessie吧,反正她闲着,也少的她闹腾你。”然后退回屋里去了,留下BW二人。

  Buzz退一步鞠个躬,“那我就先去地里了。”说着就要走,但Woody叫住了他。他有些忐忑地停下来。Woody酝了会儿才开口:“Jessie每天都在我耳边夸你。”

  这算什么开场?Buzz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干脆闭了嘴巴。估计Woody也没指望他答得上来,接着又是一句,“她似乎觉得你不是个β.”

  ……真直白。虽然Bo的解释被Woody的到来打断了,但Buzz还是决定先听从女士的劝诫:“我的(证明上写得清清楚楚的)……我的荣幸,先生。”

  Woody一笑,不再说什么,走了。




====

Woody几乎都可以确定Buzz是α的情况下:


  一个深秋(或者是初春)的晚上,Woody从奴隶主们的酒会(大概是非去不可;Jessie又向来直不隆咚总是会得罪很多人,所以每次都是Woody去)上回来,除了正常范围内的微醺以外,还有轻微的抑制剂副作用症状。本来都被Slinky扶着回房间要睡了;但出于莫名的冲动,大半夜的又穿着单衣脚下不稳地跑到楼下门房里(因为Buzz得到了普遍的喜欢,所以在气温下降之后被Jessie移到门房里睡,顺便帮着看看门,也好让Slinky休息一下)找到了都躺在地上睡着了的Buzz、两膝着地跨在他身上,把他从睡梦里拽醒。Buzz睡的正香被人弄醒了,迷迷糊糊地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没有及时察觉到现在他俩的姿势有多暧昧。而Woody,把人弄醒了也什么都没干——也有可能是什么都干不了了——就是揪着人家的上衣,垂着头大喘气。

  经过了几个月的相处,Buzz也大概猜到了Woody的真实性别。看着Woody这幅样子马上意识到有什么不对,赶紧坐起来扶着对方的肩膀问到底怎么回事。Woody只是把头往Buzz的颈侧凑过去,并不说话;Buzz整个人都不好了,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好像除了喷洒在皮肤上的灼热的气流和身上人粗重的呼吸声之外什么都感受不到了——直到Woody凑到他耳后、腺体附近,伸出舌头重重的舔舐了一下。

  Buzz“嘶”得倒吸一口凉气,立刻扳着他的肩膀把距离拉开,压低了声音吼道,“回你的床上去,Sheriff,这不好玩。”

  因为抑制剂的副作用,Woody现在感觉像是被一群大汉围殴了一顿的疼:浑身冷汗直冒,发红的眼角轻微的抽搐,眉毛都几乎结在了一起;但他却一首握住Buzz的一个手腕,另一手叠着Buzz的侧面线条滑动抚摸,他向Buzz靠近,带出了一个看着都疼的笑容,“你…怕什么……”喘着气,每一个尾音似乎都带着抑制不了的颤抖,“…你不是α吗……”最后半句几乎是擦着Buzz的嘴唇低语出来的:

  “来标记我啊。”









啊我日我真的写出来了

停在这里不是有着半la遮deng面的美感吗(扭动(被打


就先这样吧都6823字符了我也该洗洗睡了明天还要去迪士尼见真人呢[doge]


评论
热度(9)

© Amer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