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脑洞  #丝路组 

2016.03.12部分修改


占tag抱歉


暂定名:川上昼夜 (Hold Back the River)



"Tried to keep you close to me

but life get in between

Tried to square not being there

but think that i should have been


Hold back the river, let me look in your eyes

Hold back the river so i can stop for a minute and be by your side

Hold back the river

Hold Back..."



大概是前天(…?)的晚上,听着hold back the river想到的脑洞。

想来少主和罗/马爷爷如果都存在至今的话年龄应该相差无几吧?在world star之时的诸国,如今也只寥寥剩下;看着罗/马后代的费里切安诺,少主内心大概也有点复杂吧?


私心这一对(其实也不太明白当初是怎么吃了这个邪教的)简直是把寿命论发展到了极致——和本家总是会提到的【普通人和国家】的寿命论不同,【灭亡是一个国家不可避免的命运(无他意)】又是另一个方面的无可奈何了吧。



“从诞生伊始,经历胜利与失败,繁华与衰落,最终走向灭亡,大概就是国家的命运吧。”


斗胆想用费里切安诺视角描写这一切。

最开始的时候,从遥远而神秘的东方大国来的使者到达目的地罗马帝国;还是个小豆丁的费里碰上了正在交谈的爷爷和使者。温润俊秀的东方人摸摸他的头,拿出了他从未见过的点心。

“哇,有我的份吗?”

“又不是小孩子了,在说什么胡话啊阿鲁。”

话虽如此,祖孙俩仍然坐在石阶上吃完了王耀身上的小食。


后来罗/马消失,费里偶尔能再见到那个留着深色长发的人,用着奇怪的口音和当地人交谈着;面容温润,丝毫未改。


也想写在最不堪重负的黑暗年代里,王耀倒下、昏迷过无数次。在某一次他回到了两千年前,苍劲的男人在迷蒙的雾气里伸出手来,搭在才刚诞生的瘦弱的肩膀上;温暖,却也沉重:

“汝名华夏。”


偶尔王耀辉穿过千年的时光,想起那个曾屹立于西方、被歌颂为永不会倒下的男人:褐发反着太阳的光泽,琥珀色的眼睛火般清澈。

他曾天真地以为他会在世界的西边陪他到终焉伊始。



再到现代。意呆和多一字去宅菊家玩,顺路到处溜达,就来蹭隔壁老王家的粮食。一边吃一边聊。

真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啊。千年时光河水般哗哗流去,眼前的男人依旧眉眼如初。——但也许已经有什么地方不可挽回的改变了,只是难以察觉出来。


聊到严肃的话题,借老王之口灌几句鸡汤,然后转头一看意/大/利人已经趴在一边睡着了。”呼……还是个孩子呢阿鲁。“



一会多一字来领人回家,顺嘴说了句宅菊怎么怎么样,然后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失言,正尴尬时中/国人从善如流的接上了,“这样啊……那就麻烦你帮我向小菊带声好了。”


送走两个欧洲人,他回到家里坐下来。今天是半月。

”费里切安诺已经长大了呢阿鲁,还有可靠的朋友在身边……你也应该能放心了吧。“自言自语般的轻声说道,然后又轻笑一声,”嘛,总是想些有的没的,该说我也到了年纪了吗阿鲁。“

然后准备梳洗一下上床睡觉。



今天已经匆然而过,仍然有下一个今天不厌其烦的到来。

评论(9)
热度(13)

© Amerla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