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森林】军队AU记梗

*不过是个残缺的脑洞一不下心竟然爆肝了………………好困我什么都不知道了欢迎捉虫

顺便虎狼的tag虽然混了但暂时还不知道其他方式……望支会


===










在乐乎上看到一位GN说想看戎装于是→(买票上车



 

原作:奇幻森林 the Jungle Book

配对:猪虎狼熊豹,大家庭性质全员或许

弃权声明

首先这个脑洞是受人(很抱歉忘记GN的ID了orz)启发来的;其次我要是有它们中的任何和一只我就上天了(各种形式上)





        吉卜林巨巨和Big D万岁

 




 

 

注意

军队AU,种族设定半保留,过去捏造(加上撸主才疏学浅可能会有很多愚蠢的虫orz

 

 


主要背景是这样的。

  主要可以分为人类和兽族,所有兽族都可以化作人形。但这项技能虽说是自带的,也有个体区分:比如说有些小动物天赋异禀,别人还没有把森林法则背下来的时候就已经可以化作半人形了;但也有些朽木不可雕,也许年逾壮年还藏不住耳朵和嘴巴。大部分都是很普通的,幼崽时期安安心心地撒娇卖萌;少年时期均衡发育,可以有基本的人形但还是有些藏不住的耳朵尾巴之类的;成年时也差不多定型了。(……写完觉得这不就是我天朝妖怪的设定吗[???]既·然·如·此!——)也有受伤了或者情绪变化极大时露处原形的,当然飙车的时候一下子把持不住也是有可能的(我知道如今的老司机都厌倦普通的高速公路了科科)

  相较之下人类就普通的多,但咱们可是伟大的恩格斯颁了证的高级动物,外挂一个两个怎么够[doge]

当然最大外挂还是Red Flower.


在世初人类没爪没牙一扑就倒,在雨林里和这样那样的凶禽猛兽挤着挂的那叫一个快;但人类的那些小伎俩也是搅得飞禽走兽烦不胜烦,所以两方就一直维持着打打停停的状态。后来人发明了一种外挂Red Flower,喜不自胜,一不小心毁了一大片森林。虽然神祇般的大象适时掺了一脚没让情况继续恶化,但人兽分离势在必行。balabalabala——最终成就了现状。




多个族群各自划分领地,情况也许可以参照中世纪的西欧。领地中有普通的住民(多为草食)也有守卫领地的军队(多为肉食)。至于军队吃老百姓的可能性和必要性……我们先略过去吧。

其他的没什么好说的——其实干脆把奇幻森林和Zootopia结合一下再加上点豹人啊就可以了(胡闹)

 







=====


虎狼熊豹统统都是前特种兵,再加上林子也就这么大所以全都认识。



巴希拉自己退下来后当了教官——挂名教官,因为基本上只教了毛克利一个[doge].在种族基因里埋藏的独行侠基因,和越长大越发明显的猫科动物的慵懒等的共同作用下,除了教导毛克利、反驳布鲁、必要的捕猎、危险靠近的时候,基本上都趴在地上树上岩石上。


布鲁很难说是年限到了退伍、自己退的、还是被踢出来的,总之结果都是一样的。巧舌如簧黑白通吃(两道的人都烦也说不定),实力演技派,假话昏话流氓话说来就来,(但逻辑清奇条理明晰你又拿它没办法)服役期间和巴希拉一样属于单打独斗的类型,但凑在一起似乎就有奇妙的化学反应。

 




巴希拉再见到布鲁是在一个特别尴尬有特别似曾相识的情境下:毛克利又一次耍小聪明,偷了点炊事班的东西;这次是没拉格雷下水了,可作案的还是莫名其妙的有两个人,而且另一个人看起来根本用不着偷——乍一看压根就是打劫的。

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毛克利的小伎俩无论是巴希拉还是阿克拉都警告过无数次,见怪不怪了。但黑豹定睛一看,差点炸出原形了:“你在这里干什么!?!”

棕熊湿漉漉的眼睛看起来非常无辜,“拿点蜂蜜吃?”







 

(这一对我就先不客气的请诸位吃官方了——太好吃了官方一定是个南方人撒糖只多不少)

 

 






===


阿克拉是优秀的战士,但有那么一段时间定位非常尴尬:放在普通兵种里强了一个档次,夹在一群特立独行的特种兵中也有些不那么合适——主要是因为虽然单兵战力不错,但说到底狼还是群体扫荡派的。

进来的时候和体型相差无几的巴希拉分在一起执行任务,虽然巴希拉也是个独行侠,不过还算是合作愉快;后来栽到了谁也不愿意接的谢利可汗的身上。但伟大的阿克拉脚踏实地,最后干着干着成了优秀的战士领导。带领着狼群稳定了西奥尼山一片,基本上属于安居乐业,就连水牛在路过的时候也愿意多待一会儿——嗯……也不一定。

总之西奥尼山一切都好,最大的威胁是游荡范围仅次于迁徙动物和巴希拉的谢利可汗。


 

谢利可汗小时候甚至说得上是辣鸡,造物主给他关上了何止一扇门;但公正的大象们看不过去了,给他顶翻了一道墙。于是他就从那个愤怒的时候只能挠树皮的小虎崽子最终变成了the谢利可汗。

特立独行又凶残成性,按理说他应该是被踢出来的,甚至根本就不该被选进去;但他不仅被选进去了,最后还不是被踢出来的——他把自己的队友坑了一片,然后扬长而去。到现在的定位不知道是自由杀手还是雇佣兵。

 





想来虎狼也有过同睡一条大通铺共挤一间小厕所的交情。虽然在作战理念和三观等种种重要心理历程上分歧严重,但阿克拉总是可以勉力维持住平衡,不至于实现质的飞跃。

直到某一次,他们需要带一个女性技术员(本来想是拉克莎这样的女中豪杰,想了想还是不太敢,姑且是雌孔雀)进入到人类在雨林边沿的一个聚集点中,再护送她平安回来。他们并不知道这个其貌不扬的姑娘身负的是怎样的任务,但这也没有关系。这不过是个普通的护送任务,全当公款旅游。


结果差点成了单程票。


阿克拉的小腿部中了一枪,而技术员更是腹部中弹;谢利虽然也有受伤,但不影响行动能力。阿克拉的意思是让谢利背着技术员跑,自己殿后。老虎沉默地听着,然后点了点头。阿克拉放下了心,转身蹲在技术员(受伤了坐着)的身前,查看了一下她腹部的伤势,安慰她说没事的,我们会把你平安的带回去。然后接着,他就不省人事了。


再醒来的时候腿上的伤口只是麻,他甚至感觉不到它是不是还在流血了。后脑勺痛的难以忍受,但他还是尽量观察了一下情况:还是在一片人类建筑的废墟里,不过已经可以看见雨林的根系了。


“醒了。”


从不远处的阴影里突兀地传来一声,阿克拉当即全身警备起来;即使下一刻就分辨出了发声者,他也只是略略松了松拳头而已。“谢利可汗。”


老虎兴许是动了动脚,但没有更多的回音。


“她在哪儿。”


“她?”谢利听上去真的很困惑,但老虎随即回答了,“兴许是死了。”


“什么?”


他甚至知道老虎耸了耸肩,“我怎么知道。”


“为什么”几乎就是个下意识的重复,因为不需要谢利开口他就已经猜到了。谢利肯定也知道这一点,那对琥珀色的眸子在阴影里闪闪发亮,饶有兴致地盯着他。


阿克拉不知道自己的胸膛起伏程度比平时大了不止一点,“你答应了我。”


“是嘛。”老虎懒洋洋的说,手里的军刀冷光翻转,“我还以为你要我别去烦她(leave her alone)呢。”


“你抛下了她!”这句话已经趋近于怒吼,“我们——”


“No.”吐息间老虎已经迅速逼至他身前,刀刃贴着灰狼瘦削的脸颊,“No we.”


阿克拉控制住自己,做了个深呼吸;但谢利没给他开口的机会,“别这样,阿克拉,我还是有给她留些东西的。”他像一个至交那样念出阿克拉的名字,温言哄劝道:“她不是很喜欢人类的玩意儿吗?一把只装了一颗子弹的左轮手枪你觉得怎么样?”

他看见那对灰蓝的眼睛睁大了,震惊的闪电过后一种难以置信的愤怒翻江倒海。他确信他的手很稳,可刀刃处还是渗出了红色。天哪,他完全压不下向上咧开的嘴角了:

“哦,不对,”他露出了一个不好意思的表情,“我听说那里很稀罕她这样的东西,应该会活下去的吧?”


一声从喉咙深处发出的咆哮撞上了他的耳膜,转瞬间灰狼暴起、军刀飞出手心、他的身体重重撞到土地上。阿克拉的一只膝盖压在他的肚子上,胸部剧烈地起伏着。可那只卡住他脖子的手——不是爪子,没有利爪,还是那只骨节分明但干干净净的手。

“你让她……” 那些对任何雨林动物而言都是地狱的单词混在隆隆作响的咆哮中,但阿克拉似乎一个词也不想多说。老虎的眼睛盯着他笑了一下,接着小腿上近乎撕裂的疼痛击中了他;一瞬间的重心不稳,老虎已经脱离的压制、闪光的刀锋直朝面门劈来,他向后闪去、刀尖险险的从右锁骨划到胸口,自己也狼狈的跌倒地上。

“瞧瞧啊,阿克拉,the Wolf.”老虎用刀刃除去手上新鲜的血迹——那些血红蛋白在不久前还属于灰狼腿上的伤口——缓步走来。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处不痛了,但阿克拉还是勉力站了起来,挺直了脊背,直视向老虎的眼睛。


他从来都没有在谢利面前低下过头颅,总是这样。那副浑然天成的高贵模样,直叫人想把他踩进尘埃里,最好永远也不要起来。


谢利最终停在了他面前,近的呼吸都混到了一起。老虎低下头,看着指腹摩挲过刀刃,“你应该明白,是谁给了你这条命,又是谁可以把它夺走。”


“雨林赐予我生命,最终我也将归还于它。”他的声音和他的眼睛一样,“你也一样,谢利可汗。一旦你违背了法则,就是万劫不复。”


“Hmm.”谢利可汗停下了摩挲的动作,抬眼看向他,”I guess so.”他转着调说。但下一刻,老虎猛地卡住了他的脖子,他的脊柱结结实实地磕进身后的危墙上,无数烟尘簌簌落下。老虎的铁掌像长了利齿一样锁住他的喉咙,而它的主人在他耳边嘶声,像丛林深处的毒蛇:“一旦我打破了法则,”

“我将无可阻挡。”

 





(谁来飙车[躺平]

仍在考虑剧情要怎么样发展,但我爱狼头不想发便当orz



=====


路易大概是那种黑帮老大型的人物。势力庞大,黑白通吃。


评论(11)
热度(57)

© Amerland | Powered by LOFTER